中国电影出口上演欧美总动员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xzjyjmzz.com/,dafabet

国家广电总局电影局召开的新闻通气会上,广电总局电影局局长童刚宣布,去年我国在境外举办了100次中国电影展,展映国产影片578部次,全年累计63部次影片在25个电影节上获得89个奖项,有47部国产影片销往61个国家和地区,海外票房和销售收入达35.17亿元人民币。带着“中国电影海外推广的文化折扣”、“中国还没有开拓海外市场的专业人才”等问题,本报记者采访了中国电影海外推广的总舵手、中国电影海外推广公司(以下简称“海推”)总经理周铁东。

《赤壁》止步亚洲市场,而《功夫梦》全球大卖。《赤壁》的文化折扣几乎百分之百,它在美国一败涂地,因为美国人看不懂。

环球、派拉蒙、米高梅这3家的海外发行都不是自己做的,有个公司叫UIP,它负责这3家的海外发行。

周铁东拿着刚刚寄到的《大众电影》对记者说,“我已经给它写了4年的专栏,一个月两篇,每篇2000字。26年来,我翻译和撰写的文字累计约800万字。”作家这一头衔,应该是他最喜欢的。周铁东刚刚见刊的一篇文章叫《让子弹再飞一会》,这是他三部曲中的第二部,讨论的是“如何实现国际市场的同步拓展和下游市场的深度开发”。

“这么大的一部国产商业大片,它没有海外同步,甚至境外同步都没有。”周铁东有些感慨,在文章中他引用了和《让子弹飞》故事结构、人物设置、类型定位和导演风格相似的美国导演昆廷·塔伦蒂诺的《无耻混蛋》。

《无耻混蛋》于2009年8月在北美和欧洲大规模上映。美国首映3165块银幕,首周末以1430万美元排名榜首,10天票房达到7390万美元,颇似《子弹》在中国的发行势头。

值得《子弹》奋起直追的是,除了北美之外,《无耻混蛋》还在22个国际市场的2650块银幕上同步发行,首周末国际票房2749万美元。最终,海外票房1.995亿美元,全球总票房3.2亿美元,是塔伦蒂诺最卖座的影片,而且获奖无数。这还仅仅是作为瓶颈的影院票房,若加上下游产值(仅美国国内的DVD销售一项的收入就高达2846万美元),昆廷·塔伦蒂诺也像姜文一样“站着挣钱了”。“《让子弹飞》在国内放映一个多月了,海外还是一个未知数,咱们缺的就是这一块。”

当记者问及中国电影的下游市场开发时,周铁东摇摇头,“中国电影的收入链尚不完整”,有影院发行的良好口碑,才会有下游市场。所以好莱坞花大价钱甚至赔钱去影院发行,影院发行是整个电影的收入流里惟一一个有可能赔钱而且绝大多数赔钱的环节。而在中国不是,票房对于投资方来说才是最重要的一笔收入,“这个产业尚待健全”。

“这是没办法的,上映3天就出现高清盗版,哪还能谈到下游市场开发呢?要向下游市场深度开发就必须有规范的市场环境,严格地说就是要有干净的市场环境。”作为专栏作家的他谈起盗版根本不需旁征博引,自己的经历就够说明一切。“我写了那么多专栏文章,但是网上都有盗版,后来我找了一个律师朋友,我就问他有办法处理吗?他说,你能告他,而且还能告赢,但是赔给你的钱还不够起诉费用。”他无奈地表示,国外有惩罚性赔偿,但是中国没有,只有赔偿损失。

关于中国电影海外推广的理论,周铁东可以说上一个钟头。2010年共有17家制片单位在海外销售47部影片,其中合拍片46部,包括《功夫梦》、《叶问2》、《锦衣卫》、《十月围城》等。惟一一部不是合拍影片,就是《喜羊羊与灰太狼》,走到了台湾地区。

对于这个数字,他会拿出他提出的“泛华夏文化圈”来佐证。美国原来只把本国作为本土市场,后来延伸到加拿大,美国的国内票房是北美票房。整个西方文化绝大多数是跟它同源的,甚至是同质的。美国电影在本土发行的同时,会在几十个甚至100多个国际市场同步发行,它只需要一个语种的版本。整个说英语的国家就是它的自然延伸。再通过这些文化上同源同质的市场,再去辐射异质文化市场。我们也要采取这样的策略。中国电影的传统市场还在亚洲东南亚。我提了一个这样的概念,叫做“泛华夏文化圈”,把“泛华夏文化圈”当做国内市场的自然延伸。“泛华夏文化圈”就是“10+2”,是东盟十国加日韩。“我们应该立足本土市场,把东亚、南亚等在文化上同质同源的地区作为我们本土市场的延伸,进而辐射到欧美等异质文化的市场。最主要的原因在于,我们的电影产品文化折扣太大,不太获得欧美国家观众的认同。”

“你看过我提出的‘心灵份额’吗?”周铁东问记者。海外华人有3000多万,他们对本土文化有自然的怀念,他们对本土文化以及乡情乡音的怀念已经为我们电影走出去构筑了一份“心灵份额”。一个人就会辐射他身边的外国人。“我们和美国最大的院线公司之一AMC合作,《唐山大地震》在AMC发行。我就跟他们说,你就打这么一个牌子——‘整个洛杉矶就这一个厅专门放中国电影’就这一句话便把他们说动了。洛杉矶的华人都80多万,他们想看中国电影没有渠道去观看”。

他曾经讲过“用帝国主义的话语讲述中国的京华烟云”。“我经常喜欢拿林语堂来举例子,他的《京华烟云》如果是用中文写的,就不可能在最畅销书排行榜上坐那么久了。”同样,中国电影产品文化折扣太大,不太获得欧美国家观众的认同。《赤壁》止步亚洲市场,而《功夫梦》全球大卖。《赤壁》的文化折扣几乎百分之百,它在美国一败涂地,因为美国人看不懂。《赤壁(上)》的总票房为1.3亿美元(含《赤壁(北美版)》票房1034万美元);《赤壁(下)》总票房为1.2亿美元。“但这些票房成绩主要来自我国及亚洲市场。2009年底上映后惨淡下片,票房仅627047美元。”周铁东表示。但是同样是讲中国故事的《功夫梦》,却是全世界都能看得懂的中国故事。这部中美合拍的《功夫梦》在美国的片名叫The Karate Kid(《空手道小子》)。尽管影片所表现的并非来自日本的空手道,而是原汁原味的中国功夫。之所以还要叫这个名字,皆因该片为1984年版的《空手道小子》的重拍片,里面有维系着几代观众的商誉血缘(更有1986年的《空手道小子II》和1989年的《空手道小子III》)。“这个血缘不能丢,因为它凝结着过去20多年来一代又一代积攒并传承下来的观影欲望。”

“从制片人、编剧、导演的角度来讲,我们要克服个人表达倾向。要想自我表达,你可以写小说、画画,电影是一个产品,不能一味地个人表达,而要去考虑市场。”周铁东表示。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