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下王思聪的香蕉腾讯亲自奶大国内电竞赛事龙头冲击上市

近日,电竞运营商英雄体育VSPN(以下简称“VSPN”)向港交所递交IPO申请。

资料显示,VSPN是《王者荣耀》KPL赛事唯一运营商。若按2020年收益计算,其占据电竞赛事组织运营超过75%的市场份额,堪称行业龙头。

VSPN成立于2016年,其创始人应书岭是游戏圈的知名人物,被称为“中国手游第一人”。

招股书显示,VSPN的业务包括电竞赛事运营,向品牌及赞助商、游戏开发商和发行商、直播平台等赚取商业化收益,社区运营等。

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称,该公司在中国电竞赛事行业市场份额位居第一,并且是唯一一名业务涵盖行业所有细分市场的参与者。

就2021年前九个月而言,VSPN收入主要来自电竞赛事运营和商业化,占比分别达35.3%和34.1%,收入贡献第三的是社群运营,占比25.9%。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VSPN为《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绝地求生》、《绝地求生手机版》、《穿越火线》及《部落冲突:皇室战争》举办官方专业电竞赛事。2020年,VSPN就中国及海外的21款电竞游戏运营77项电竞赛事,并举行超过2000场对赛。截至2021年9月30日止九个月,VSPN就中国及海外的29款电竞游戏运营94项电竞赛事,并举行近5600场对赛。

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1月,VSPN收购香蕉游戏传媒,此举被誉为是该公司进一步加强海外赛事运营能力的表现。

据媒体报道,该公司是由王思聪创办的上海香蕉计划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旗下专注电竞业务的公司。

不过,天眼查APP显示,在2021年1月14日,王思聪已退出该公司的股东名列。

此外,腾讯则是VSPN背后的隐形支柱。截至最后实际可行日期,腾讯拥有其已发行股本总数的13.54%,是其主要股东之一。

在支持力度上,腾讯也是倾尽全力。自2016年起,英雄体育VSPN与腾讯展开合作,包括赛事运营及部分电竞游戏商业化,如《王者荣耀》和《QQ飞车》。双方还于2019年10月至2021年12月共同管理和平精英职业联赛(PEL)。

对此,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吴立洋、中国经营报记者许心怡分别和书乐进行了一番交流,贫道以为:

在电子竞技正式成为亚运会项目的大背景下,以电竞赛事为主流盈利模式的VSPN站在了时代的风口上,其申请IPO某种意义上也代表了国内电子竞技产业从草创走向成熟的节奏。

尽管,VSPN在招股书中提示风险称,倘若无法维持与腾讯的业务关系,公司的业务可能受到不利影响。

但电竞运营商在电竞行业中扮演的角色正在变为“不可替代”模式,游戏厂商自己下场做赛事的可能性越来越小。

必须要认识到,赛事运营是一个迥异于游戏运营和推广的领域,过去电竞行业的许多赛事充其量只是游戏厂商的一种游戏营销推广,而非一个持续性和专业性俱佳的体育赛事。

电竞要真正从游戏衍生变成一个体育项目,就必须有专业的运维,运营商的角色也随着国内电竞城市、电竞赛事和游戏厂商的需求迭代而变得至为重要。

电竞运营商和游戏厂商之间,本身是一种合作关系,而在多个运营商中选择自己利益的公司来运营自己的游戏赛事,抑或由于合作上的分歧而收回权力,会逐步随着电竞体育化的深入和相关公司的涌现,而变成常态。

但游戏厂商直接下场的情况,目前还不现实。至多也是游戏厂商新建一个公司来打理赛事,避免业务上的冲突。

需要注意的一个背景是,应书岭还创立过英雄互娱,该公司专注于移动电竞游戏的研发和发行。

某种意义上,VSPN的起点,恰恰是应书岭在成就英雄互娱这个游戏公司后,在探索电竞产业链上进行的一次裂变,并从举办自家赛事走向举办更多第三方游戏公司的赛事中获得更多发展。

VSPN在招股书中引用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称,2020年,全球有4.88亿名电竞粉丝特地收看电竞节目,此外电竞赛事观众人次已经接近传统运动,但受众群更多元化,且具有充足的增长潜力。

事实上,成功的电子竞技游戏,生命周期都是以十年计算,而进入赛事模式,则可进一步延长其生命周期,并提供游戏玩家更多的体验(观赛、参赛和周边消费)。

作为一种年轻人的游戏和运动体验,电子竞技行业的生存能力其实极强,光游戏直播作为直播、短视频行业五年来崛起的先声这一点,即可看到其实力并不局限于赛事本身,在周边衍生上大有超越传统体育项目之能力。

关键词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