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奥会“四朝元老”标签背后的三位“90后”

在近150万人次围观的直播间里,似乎空气一旦安静就会令人窒息,但齐广璞酝酿了5秒钟,才打破安静说:“准备好吃串儿吧。”

另一个屏幕里的贾宗洋笑得有些无奈,显然,面对并肩作战了20多年的兄弟给出的“走心寄语”,他并不满意,尤其5秒钟前,他还真诚地祈愿齐广璞“走下领奖台能有更崭新的起点”。

“多严肃的问题,你整这个,给我好好说一个。”贾宗洋主动控场,期待一句兄弟间平常面对面难以说出的话。

本届冬奥会,作为中国雪上项目“王牌之师”的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队收获2金1银,实现了中国队在该项目冬奥历史上最辉煌的一次绽放。而缔造这次辉煌的正是3位90后“老将”徐梦桃、齐广璞和贾宗洋,3人携手夺得混合团体银牌后,徐梦桃和齐广璞又分别摘得女子和男子个人项目冠军,而腿上嵌着钢针上场的贾宗洋在个人项目中未能闯入最终决赛,在为队友欢呼的同时,他也有必须趟过的遗憾,未来的抉择,是个问题。

3人的冬奥梦想都是从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开启,作为“四朝元老”,遗憾打扰过他们每一个人,可当被面向公众的镜头对准,他们都不愿细数那些沉淀着伤病和落寞的“老将”过去,温暖、朝气和希望,才是他们希望通过这个“年轻人的赛场”传递给人们的印象。

“这16年,压力与动力并存,在窗户纸没捅破之前,大家都想尽一切办法去突破,而现在,包袱该卸下了,我们将迎来更好的表现。”2月14日,北京冬奥会自由式滑雪女子空中技巧比赛中,徐梦桃成了“捅破窗户纸”的那个人。

上世纪80年代进入中国的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项目,曾创下了中国雪上项目的多个“第一”:第一个雪上项目世界冠军、第一枚冬奥会雪上项目奖牌、第一枚冬奥会雪上项目金牌,尤其2006年都灵冬奥会,空中技巧项目上的1金1银创造了中国冬奥雪上项目的巅峰时刻。可自韩晓鹏夺得历史性的冠军之后,往后的冬奥赛场,这支涌现出多位高水平选手的队伍每届赛会都能取得奖牌,但却始终未能再摘金。

重温金牌梦的期待被放到北京冬奥会上。2月10日,冬奥会新增的自由式滑雪混合团体赛,徐梦桃、贾宗洋、齐广璞3名老将参赛,在最能展现综合实力的项目上,他们被寄予厚望。遗憾的是,贾宗洋在决赛最后一跳落地出现失误,顺势做了一个前滚翻。

“我的心凉了,但只凉了一两秒。”徐梦桃迅速给懊恼至极的贾宗洋一个拥抱,“我希望拥抱能给他安全感,我必须主动把担子往我身上扛。”赛后发布会,大嗓门儿的徐梦桃掷地有声:“一个前滚翻不会影响中国队之后的备战,不会影响贾宗洋继续优秀,不会影响我们绽放。我们要在个人赛突出重围。”

沉稳、霸气,这是老将被岁月赠与的财富,但这位年轻老将的另一面,则是在项目中坚守20余年,历经14个赛季和70站世界杯,4次膝盖手术,半月板被切除70%,在参加自己的第四届冬奥会时才凭一枚迟来的冬奥金牌成就大满贯。

而在圆梦时刻到来之前,她还经受了一场风雪带来的考验。资格赛当天,雪大到模糊了视线,“我们这个项目偶然性很大,受外界因素干扰很多,我们要在各种不确定条件下去追求速度、转体周数的一致。”徐梦桃在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的连麦采访中回忆,资格赛当天的天气情况带来很多不确定因素,“尤其对我这样的三周台选手,很容易被摔出去。”

最终,资格赛和决赛被压缩至2月14日下午至晚间的5个小时内举行,外界都在为徐梦桃的体能担心,可她自己清楚,她已为北京冬奥会积攒了足够多的“老本”。

徐梦桃透露,冬奥会前,在芬兰的比赛她们遭遇过更恶劣的天气,当时其他选手均选择两周台动作,只有她义无反顾地站上三周台,“我也很害怕,但为了达到冬奥会的训练目的,不能太保守。”结果如她所料,她像一个被风捉弄的空水瓶,跌跌撞撞,“我寻思这站要能挺过去,去崇礼就是有准备之战。”

“我是第一吗?我是第一吗?”在冬奥赛场稳稳落地后,徐梦桃得到了想象中的答案,她向网友透露,除了天气比想象中冷,那天的每个细节都在自己的预料之中。“在这个项目中,我创造了很多里程碑,为的就是今后无论哪个国家的年轻选手要追赶和奋斗的时候,前面总有个名字叫徐梦桃,这样我这20多年就没白干。”

徐梦桃提及的“偶然性”被齐广璞称为“天时、地利、人和”,尤其在挑战难度系数达5.0的“向后翻腾三周转体1800度”这一世界最高难度动作时,稍有差池,便遗憾收场。

“场地、台子要平整,雪温、气温、风速、风向等等都需要考虑,当团队做好准备,我自己的身体状态也要符合要求,否则强行挑战就会面临危险。”齐广璞被称为“世界第一难度王”,这一要求颇高的“天际动作”,他早在2013年挪威自由式滑雪世锦赛上便已经展现给世界,可他仍在直播中坦言,“目前在雪上这个动作的完成率,自己也仅能达到五六成。”

最终,他拿出苦练了10年的看家本领,这位冬奥会的“无冕之王”终于戴上桂冠。

此时,曾站上过索契冬奥会、平昌冬奥会领奖台的贾宗洋在混合采访区为兄弟的圆梦时刻而落泪,“真的很难去形容我的心情,我替我的队友感到高兴。”20多年比和父母相处时间更长的岁月,让世界上几乎没人能像他一样,懂得齐广璞背后的付出。

“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已是满口东北话了。”贾宗洋记得,和齐广璞初次见面就“很有眼缘”。齐广璞也回忆,自己10岁从江苏去往长春学习空中技巧,很快就被地域特色浓郁的东北话带“跑偏”,“当时是东北话一级,认识贾宗洋以后,现在就是满级。”

作为同年龄段的选手,互补的性格让两人迅速成为朋友,可到了训练场上,不免得和对方暗暗较劲。贾宗洋透露,体能训练时,齐广璞的力量更强,自己经常在放弃的边缘,会因为瞥见齐广璞的坚持,自己也再多“挺一会儿”。而齐广璞则会因为贾宗洋的动作质量更高,强迫自己不断走上出发台,“经常看他又上去了,那我也再去一次吧。”

慢慢地,两人一起走过了空中技巧项目在国内迅速发展的时代,衣服从当年“不防水、一套动作下来就湿哒哒的、也没有弹力”变成如今高弹力、防水、放风的科技面料,赛场也出现了防风网和“子弹时间”转播技术等黑科技保障,他们也再次走到了最接近梦想的路口。

只是这一次,齐广璞离梦想更近一些。而贾宗洋更多被看到的则是他曾经在2015年受伤时被嵌入双腿的两块钢板、22颗钢钉,人们了解到他“钢铁侠”称号的由来,也由衷钦佩他的坚强与毅力。可在贾宗洋看来,他不想以“苦大仇深”的形象示人,他在直播和自己制作的视频中,往往主动呈现出欢乐的“喜剧人”一面。

北京冬奥会前,贾宗洋以“洗浴之王”的形象出现在一则宣传视频里,他的形象在澡堂和滑雪场间不断切换,搓澡师傅嘱咐他:“老弟啊,人生就像这背,不被大力蹉跎,就翻不了身。”听后,他发出感叹:“骨子里经得起蹉跎,才能翻得过这一道道坎儿。”如今看来,既是对前20年的回顾,也像这届冬奥会留下的未完待续的希冀。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